暮家阿年

良辰美景?花前月下?
呵,想带走我的人,问过我了吗?
【笑】夫人?
★这里大抵是一个草稿流存储处?

就是这样,mua~

2333从今天开始喻总就可以合法上天了!!!

永别了,B萌,江湖不见。
对不起,少天,最后还是辜负了你的十八岁,对不起。我压力真的很大,对不起,我可能看不见剑诅在B萌的下一个夏天了。
对不起。

好难受啊,为什么我活该挨着

她自长久的沉睡中醒来,看到这个对她而言只有黑白两色堆砌成的世界,稍一抬眸,就能看到巨大落地窗前的那个人影。

午后阳光正好,几缕光影打在少年轻细碎密的短发上,打碎的光斑星星点点地闪着金色的光。眼角上金色的面具微微闪烁着光芒,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,原本就无瑕的侧脸在此刻完美得如神祇一般。即使她感触不到颜色,也不由得看得入了神。

阳光正好,唯你为光,她的脑海中不由现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他可能察觉到了她的醒来,也可能没有,他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,说了一句似乎毫无意义的话来。

他说,海的那面,还有另一个世界。

她怜悯地望着他,实验室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人体改造实验的试验品。她亲眼目睹过身边一个个生命的陨落,心也变得麻木了,她甚至想,死亡或许是于他们这些残缺的失败品最大的宽恕。

她跳下床来,赤着脚走在这冰冷的白色地板上,上面鲜红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,作出纯良无邪的伪装来,而在它的下面,都藏匿着一只暴虐嗜血的野兽。

来到他的面前,她缓缓抬起一只手,指向少年的心口,画了一个圆圈。

你。

又抬起手来,指指自己。

我。

右手食指抬起,叩了叩左手的无名指的指节,这是实验室的命令:束缚

你,我,逃不掉的。

他忽然动了,用力地攥住她的手,眼角的面具掉下来,露出蓝色的标志。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。

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脸庞,眸中海翻出了无限浪潮来。

叶神生日快乐!!!O(∩_∩)O

2018中考,倒计时开始!!披荆斩棘,成就我们的荣耀!!
加油,阿年!加油,所有人!

我都做了什么……


天色暗下来了,浓重的云撒下沉沉阴影,阴影不断扩大,遮蔽住了最后一线光芒,她坐在窗前,徒劳无功地想抓住它,它却悄悄流逝于冰凉的指尖上,遁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。
起风了,院中的落叶起起落落。下雨了,细细的雨丝落在她手边的书上。她呆呆地看着,任凭书被雨打湿,被风吹卷翻页。书哗哗地喧闹着,停留在某一页。
Я вас любил: любовь еще, быть может,
我曾经爱过你:爱情,也许

   В душе моей угасла не совсем;
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,

  Но пусть она вас больше не тревожит;
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,

  Я не хочу печалить вас ничем.
我曾经默默无语、毫无指望地爱过你,

  Я вас любил безмолвно, безнадежно,
我既忍受着羞怯,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,

  То робостью, то ревностью томим;
我曾经那样真诚、那样温柔地爱过你,

  Я вас любил так искренно, так нежно,
但愿上帝保佑你,

 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.
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。

名曰爱你的毒素,或许在回眸的一刹那,深入骨髓,然而感染者的数字,只有孤寂一人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