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家阿年

良辰美景?花前月下?
呵,想带走我的人,问过我了吗?
【笑】夫人?
★这里大抵是一个草稿流存储处?

她自长久的沉睡中醒来,看到这个对她而言只有黑白两色堆砌成的世界,稍一抬眸,就能看到巨大落地窗前的那个人影。

午后阳光正好,几缕光影打在少年轻细碎密的短发上,打碎的光斑星星点点地闪着金色的光。眼角上金色的面具微微闪烁着光芒,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,原本就无瑕的侧脸在此刻完美得如神祇一般。即使她感触不到颜色,也不由得看得入了神。

阳光正好,唯你为光,她的脑海中不由现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他可能察觉到了她的醒来,也可能没有,他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,说了一句似乎毫无意义的话来。

他说,海的那面,还有另一个世界。

她怜悯地望着他,实验室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人体改造实验的试验品。她亲眼目睹过身边一个个生命的陨落,心也变得麻木了,她甚至想,死亡或许是于他们这些残缺的失败品最大的宽恕。

她跳下床来,赤着脚走在这冰冷的白色地板上,上面鲜红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,作出纯良无邪的伪装来,而在它的下面,都藏匿着一只暴虐嗜血的野兽。

来到他的面前,她缓缓抬起一只手,指向少年的心口,画了一个圆圈。

你。

又抬起手来,指指自己。

我。

右手食指抬起,叩了叩左手的无名指的指节,这是实验室的命令:束缚

你,我,逃不掉的。

他忽然动了,用力地攥住她的手,眼角的面具掉下来,露出蓝色的标志。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。

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脸庞,眸中海翻出了无限浪潮来。

评论